您的位置:首页 > 国际 > 正文

广州纹身师李亚鹤:不忘初心

不停放的摇滚乐、稀奇古怪的摆设、个性感十足到让人有点毛骨悚然的宠物,一群不怎么爱说话的人……这些,似乎是一个酷炫职业的标配,事实上

不停放的摇滚乐、稀奇古怪的摆设、个性感十足到让人有点毛骨悚然的宠物,一群不怎么爱说话的人……这些,似乎是一个酷炫职业的标配,事实上,它们确实是这个人的标配。广州纹身师李亚鹤拥有一份非常酷的职业——纹身师。
    “当时没什么特别的想法,觉得纹身很酷,感觉不会被欺负咯!”跟许多人一样,广州纹身师李亚鹤因为《古惑仔》接触纹身并爱上纹身。
    刚入行时,广州纹身师李亚鹤只身一人在北京打拼,起初在北京的一家纹身店工作,但是才上3天班,他就决定离开。原因是,当时他想把托手架的保鲜膜换掉被老板阻止了,老板觉得保鲜膜反正没弄脏,还可以继续用。但广州纹身师李亚鹤并不这么认为,就算保鲜膜不值钱,但对于纹身行业来说,却是非常重要的!因为纹身是直接接触到皮肤的,如果连纹身师都不注意卫生,那直接受影响的将是信任你的人。因为不愿妥协,广州纹身师李亚鹤离开了与自己原则不符的地方。
    因为坚持原则,有了属于自己的纹身店。终于广州纹身师李亚鹤可以放手去做自己喜欢的事,设计自己喜欢的图案。有人说,要成为一名好的纹身师,身边得有一个“乐于奉献”的死党,他得充当一块画布,让初学纹身的人练习。广州纹身师李亚鹤也有这样一个义气十足的哥们儿。
    广州纹身师李亚鹤初学纹身时,他们就充当着“画布”的角色让广州纹身师李亚鹤尽情发挥。当然,当时由于初学,效果不算特别理想,但他的好友并不介意。而技术已经越来越好的广州纹身师李亚鹤,也为好友重新设计覆盖图案,让它变得更完美一些。
    人们会把纹身和那些黑社会,或者下九流的人物形成了一种联系,纹身在人们的观念里已经成为了一种不好的标签。也许,这就是人们总会对它有种“怪怪的印象”的原因吧,但在我看来,纹身本身并没有什么错。
    广州纹身师李亚鹤觉得,与喜欢的绘画一样,纹身是在皮肤上进行创作,同样是美的艺术。广州纹身师李亚鹤说,对于纹身,不管是一开始的边缘文化,还是现在慢慢走向主流,他都不会在意,因为他只在乎自己的初心。
(责任编辑:株洲新闻网)

视觉焦点